强美元为何阻止不了油价飙升?

  

正文

2018/9/6 上午8:32:27

今年以来原油成为表现最好的大宗商品之一,即使年内涨幅近3.5%,以美元为计价的布油、美油仍上涨近15%。由于美贸易保护政策的影响,本应抑制石油需求,因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放缓,然而油价却始终坚挺,这可能与以下3个因素有关。

1.美极限施压效果显著,伊朗出口产量下降快于预期

在8月6日美国对伊朗的部分经济制裁生效,主要涉及伊朗黄金和其他贵金属、石墨、铝、钢铁的交易,以及飞机零部件的进口贸易。由于美方态度强硬,而石油、美元又紧密挂钩,伊朗国内石油出口的压力与日俱增。这种压力来源于两个方面,各国减少进口依赖以及龙头企业对石油行业投资的撤资。

比如印度已经通知炼油厂,在11月4日之后将不再提供欧元支付途径,尽管当下印度还可能做一些擦边球的动作,但是寻找替代供应商刻不容缓。

日本海运商通知客户,可能从9月以后不再运输伊朗原油。韩国则退出了伊朗精炼油的头号买家行列。特朗普曾威胁与美国和伊朗做生意只能选择一边,这是昔日大买家纷纷放弃伊朗能源市场的主因。

在Energy Aspects一份报告中评估,美国 11月份对伊朗石油工业实施的制裁最终将促使伊朗的石油产量从年初的370-380万桶/ 日降至220- 240万桶/日。而根据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的官员的预计,则更加悲观,9月份伊朗的原油出口量将从6月份的每天约230万桶水平降至150万桶左右。

一位分析师直言,在美国8月对伊朗实施第一轮制裁后,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就开始显著下滑,预计2018年的平均石油出口量将较去年减少150万桶/日至170万桶/日。

2.局部供应中断风险增加,美俄两国难挽回大势

局部供应中断、下滑的风险很多,国际能源署(IEA)署长比罗尔曾警告称,由于需求强劲及部分产油国的生产存在不确定性,全球油市今年底前可能趋紧。

过去的两年,委内瑞拉石油产出下降一半,考虑到当地恶性通货膨胀以及经济危机,石油的能否按时交付仍是一大难题,预计当地石油产出会进一步下滑。

安哥拉则是因为油藏压力下降的缘故,所有油田的天然产量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减少,而且安哥拉高成本的深水作业维护成本也制约了开采石油的热情。

伊拉克的南部地区虽然拥有丰富储备,但当地民众对政府提供的糟糕公共服务表示不满。虽然生活在石油工业的核心地带,但巴士拉和伊拉克南部的居民仍然是该国最贫穷的居民。

抗议者要求外国石油工人被当地人取代,这严重干扰了石油开采工作的运行。每年夏天,巴士拉港口城市以及伊拉克南部和中部地区的骚乱都会爆发,失业率高企、饮用水污染、道路堵塞、电力设备频发故障都反映了当地政府公共服务的缺失,间接折射出了腐败问题。

其它的像利比亚港口曾在7月初被东部武装组织指挥官哈夫塔尔夺取了两个港口,一度造成85万吨/日的石油无法正常发货,虽然后面很快正常开放,但这样的事件性风险仍让人心有余悸。包括像尼日利亚也会经常因为局势动荡和冲突而出现计划外中断石油产出的现象。

上述罗列的风险有的是潜在尚存的,有的是正在发生的,能对抗这一问题只能依靠美国、沙特、俄罗斯的联手增产。

在6、7两个月,俄罗斯原油产量飙升,7月产量更是达到俄罗斯自苏联解体以来,仅次于2016年四季度以来单月产量的新高。

但据俄罗斯能源部上周日发布的数据,8月,俄罗斯的原油产量为每日1121万桶,与上个月几无变化。此外,俄罗斯8月出口原油产量在8月环比上升1.9%,达每日555万桶。换言之,俄罗斯可能没有太多富余产能只能牺牲本国是有份额来扩大出口。

美国的石油出口产量虽然一直在增长,这主要是依托页岩油科技技术的改革,这样的繁荣场景背后存在隐患。

比如说该项科技革命背后的水力压裂技术需要大量资本支持,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给了它资本发育的土壤。2015年水力压裂行业的净债务为2000亿美元,比十年前增加了300%,高额负债是背后的隐形阻力。

另外水力压裂井的产油量下降速度较快,这迫使当地公司需要开采新的油井,也会提高生产成本。

3.沙特阳奉阴违,需要油价上涨

虽然沙特在口头上承诺会根据市场需求适当增产,但实际7月石油产出下降至1040万桶/日。8月供应量虽小幅升至1048万桶/日,仍低于6月的1060万桶/日。

沙特和伊朗是一对死对头,这里面有宗教信仰的关系,伊朗是什叶派占优,沙特主要是逊尼派打击什叶派。

实际上中东的主要石油出产大国背后都会有一座靠山,沙特希望借美国之手稳固其政权,美国每年在全球范围内出售约12亿美元的军火,其中出口给沙特的约占20%。这让沙特成为一个强国,并能在也门冲突中运用美国先进武器,伊朗则是抱上了俄罗斯这条粗胳膊来抗衡。

政治和军事上的依赖,包括以美元为结算方式的石油出口(经济上的依赖)逼迫沙特至少在表面上必须趋炎附势。当特朗普高喊美国汽油价格过高时,沙特也是主动第一时间战边增产,松绑了减产协议。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沙特是有私心的,在油价问题上他们不希望任何人插嘴,需要更多的资金。王储(萨勒曼)有计划和改革方案,但现在史上最大规模IPO沙特阿美公司上市计划因国王介入而被搁置。

沙特方面可能没有具体油价的目标,但他们不肯定希望油价跌破70美元,因此70-80美元的区间都是合理的(指的是布油)。基本和其它OPEC成员国意见统一,阿尔及利亚就曾表示其认为油价在75美元是合理的。

在此背景下,沙特更有可能定期微调产量来影响原油成本价格,并基于客户需求制定生产计划。沙特没有去过多的增产可能暗示了石油需求尚未达到预期程度。

另外,虽然说美国曾口出狂言要在11月后将伊朗石油出口降至0,但实际是很难做到的,并不是所有国家在伊朗石油进口的计价上都用欧元、美元。而且美国也没有把话说死,他可能考虑豁免部分国家进口伊朗石油的权利,这恐怕也是沙特顾虑的另一个因素。

1楼